Latest Post

如果虚拟宇宙是未来那么虚拟宇宙的未来是什么 增强现实 (AR) 百科全书

当“元宇宙”这个新词落入文旅行业时,引起了巨大的热潮。 一时间,文旅元宇宙机构纷纷涌现,文旅元宇宙玩法层出不穷。

面对眼花缭乱的虚拟宇宙新名词,不少文旅企业一头雾水。 他们的心里充满了疑问。 什么是元宇宙? 它与文化旅游有什么关系? 文旅元宇宙能做什么? 甚至随着虚拟宇宙的负面新闻出现,他们不自觉的就产生了去虚拟宇宙旅行的想法,一个伪命题?

为了更多地了解这个话题,在北京速途旅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蒋文兵、易宝支付合伙人兼副总裁韩琪、投资人杨璐的主持下,与太乙集团财务总监共同进行了深入探讨。

元宇宙行业科普_宇宙相关知识的科普网站_科普宇宙知识大全/

蒋文兵有一天,在和苏屠元宇宙研究所的负责人聊天时,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有句话说“旅行就是从一个自己习惯生活的地方,到另一个别人习惯生活的地方”。 因此,文旅产业是一个高度依赖线下体验的产业,而元宇宙恰恰是一个高度依赖互联网的产业。 在线虚拟空间。 两者本身就极其矛盾,但现在将矛盾双方结合在一起,显然是不合理的。 按照这个逻辑,文旅虚拟宇宙应该是一个伪命题。

杨绿源宇宙最初的理念是真实的人类在虚拟世界中生活、学习和体验。 在互联网2.0时代,很多人都玩过游戏。 当我刚进入元界这个行业的时候,身边很多朋友都问我元界是什么。 我告诉他们这实际上很像一个游戏。 您花时间在游戏中结交朋友。 在游戏中升级、自我成长、打发时间、寻找娱乐乐趣的过程,就是慢慢探索虚拟宇宙的过程。

虚拟世界和游戏有什么区别?

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采用先进的区块链系统和先进的支付技术来确权元界用户的资产在元界的权益。 您以前玩游戏时可能有过这样的经历。 比如,作为一名资深的《魔兽世界》玩家,我面临的问题是游戏账号如此珍贵,鬼虎如此稀有。 一旦游戏停止,这些虚拟资产也将消失。 它会消失,我将一无所有。 元宇宙则不同。 链上的每一条信息、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每一件产品都是真实的资产,都会对现实生活产生影响。 这就是元宇宙虚拟与现实结合的理念。

统计显示,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每天花在手机或电脑屏幕上的时间超过10小时。 他们一直在和虚拟信息打交道,所以元宇宙一定不是一个伪命题。

回到文旅行业,疫情防控期间文旅企业最头痛的就是线下旅游场景游客不足,而元宇宙可以将线下旅游场景转移到线上。 当游客想要参观这个文化旅游场景时,我们会给他一个虚拟现实的空间来体验。 这个虚拟现实空间还有导游、私人定制服务,甚至可以添加一些在真实场地做不到的事情。

例如,在现实世界中,烟花、天灯在很多地方都是被禁止的,但在虚拟宇宙中却是允许的。 元界还将赋能文旅数字纪念品。 大家去线下旅游场景的时候都会买一些纪念品。 冰箱贴是出镜率最高的,所以文旅数字纪念品一定是迫切需要的,并且有更好的传播力。

元界还可以帮助升级线下旅游场景的体验。 比如,游客去天坛,打开手机,就可以看到虚拟的AR导览,甚至可以召唤出AR数字虚拟人来引导游客。 数字虚拟人甚至可以成为您的虚拟偶像或流行明星。

综上所述,元界可以帮助文旅企业解决两大问题。 一是当客流无法前往现场时,可以在线游览; 其次,线下游览时,通过元界技术可以极大提升游览体验。

汉奇缘宇宙对于文旅产业来说并不是一个伪命题。 它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新的商业业态。 这不仅仅适用于文化旅游产业。 未来,万物皆可元宇宙。

文化旅游产业是一个传统的、非规范的生态。 每个分段旅游节点都有自己的私域流量。 如果想要提高文旅企业现有的用户转化率或者获取新客户,传统的营销方式和思路很难奏效。

在这种情况下,文旅企业必须拥抱新技术、新思维,比如通过现有相对成熟的技术来实现自我赋能,特别是一些新的营销能力,包括元宇宙、数字藏品发行等。 例如,将数字馆藏与旅行权利联系起来。 全面赋能文化旅游及周边文化创意产业等各类服务产品,数字藏品收藏者将有机会解锁各类权益服务和产品,增强用户忠诚度,吸引客户。

我们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数字虚拟人。 未来,数字虚拟人将像公司的新标志一样,利用数字人为景区路线提供精准引导。

前年我还和清华大学的元界团队进行了讨论,专门研究如何将元界、数字资产、数字虚拟人等结合到文旅场景中。 以拉萨旅游为例。 很多人想去布达拉宫,却受到各种因素的阻碍,比如担心高原反应、路途遥远、行程不确定等。

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在布达拉宫周围搭建一个虚拟场景,让这些去不了的游客可以在家用手机或者可穿戴设备360度沉浸式进入布达拉宫,感受历史的宏伟建筑物和当地区域。 我们还可以与数字虚拟导游和NPC(非玩家角色)进行交流,甚至可以带我们回到历史的原点,更直观地了解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我们还可以直接进行社交、交易、支付等。

这是Web 3.0时代典型的播种体验。 随后,游客觉得不错,可以直接在虚拟空间购买真实门票,安排线下真实的布达拉宫旅游体验,完成除草。 随着时间的推移,景区可以通过虚拟场景吸引越来越多的私域流量,并利用其提供衍生服务,最终形成新的业态。

需要注意的是,虚拟宇宙永远无法取代现实世界。 它更多的是对现实世界的补充。 它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更加便捷,让很多体验更加丰富。

从实际效果来看,姜文兵发现,即使文旅元宇宙不是伪命题,但现阶段它能发挥的功效似乎极其有限。 文旅企业想要探索文旅虚拟宇宙,主要的困难和障碍是什么?

在文旅产业推广杨璐的宇宙观有两个难点。

首先,文旅从业者对虚拟宇宙的概念并不熟悉。 无论是“元宇宙”这个词,还是“虚拟现实”这个词,大家都缺乏想象力。 毕竟整个元界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更多的人了解这个行业,科普一下这个行业,甚至愿意投资这个行业。

其次,我们在元宇宙创造了很多好人、好货、好地方,但文旅从业者接入元宇宙的接口却没有跟上。 比如Web 1.0在电脑上,Web 2.0在手机上,Web 3.0真正普及的终端设备技术已经问世,但普及程度还远远不够。

以AR为例,我们最近在北京南锣鼓巷的一家书店设置了AR体验设备。 游客可以戴上AR眼镜参观商店,看到许多虚拟的产品和体验。 如果他非常感兴趣,可以在虚拟商店世界直接下单购物,实现虚拟与现实的结合,线上与线下的高效互动,大大提高游客的消费体验和商家的销售效率。

其实这种VR购物体验可以通过手机实现,但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很多细节问题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解决。

寒气元宇宙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障碍必然是巨大的。 但对于文旅从业者来说,探索和利用好它的价值却是无需担心的。 元宇宙的成熟和完善,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国内知名商业顾问刘润前段时间在《进化的力量》公开演讲中提到,元宇宙正处于起步阶段,我们需要保持一定程度的关注。 就像智能手机刚出现时一样,很多人无法接受没有物理键盘。 手机。 面对新事物时,正是因为存在不确定性甚至困惑的过程,我们才不断刷新知识,进而发现其中的价值。 因此,未来虚拟宇宙将会酝酿更多的机会。

当前,文旅从业者首先要保持好奇心和关注度。 客观地说,此时的元界更多的是龙头企业正在探索的新领域,而广大文旅从业者只需依托元界企业,取长补短,抓住这个机遇,享受到它给我们带来的价值。

姜文兵 现在很多文旅企业都在关注文旅虚拟空间。 但客观分析,哪些文旅企业更适合先行探索,哪些文旅企业适合跟随进入,如何把握探索文旅元宇宙的节奏和基调?

杨璐想必是行业内为数不多的花费大量资金和精力打造文旅元宇宙的龙头企业之一。 比如在美国,扎克伯格的Meta就走在Metaverse的前列。 尽管Meta最近遭受了裁员等冲击,但扎克伯格在Metaverse中的先锋地位是毋庸置疑的。

文化旅游产业也是如此。 我们现在接触和探索的文旅元宇宙项目,包括大唐不夜城元宇宙、北京文化遗产单位文创产品开发平台等,都有强大的文旅国资作为后盾。资产或大型企业。

龙头企业在这里建设文旅虚拟世界,其他文旅企业也在共同建设文旅虚拟世界。 所谓共建,并不是要求文旅企业必须成为顶尖的网络工程师,而是需要真正的工程师来开发设计文旅元宇宙的不同模块,然后文旅企业才能万无一失地应用。 。

在文旅元宇宙中,导游只需要考虑如何变身为数字虚拟人,然后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同样是数字虚拟人的游客; 一家旅行社夫妻店需要考虑如何把自己的产品带到线上,然后通过更炫酷的展示形式,在虚拟世界中激发潜在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景区“二次淘汰”从业者需要考虑如何设计和开发能让游客尖叫的景区数字文创产品; 文旅内容从业者可以探讨如何举办元界大会等。

汉奇和景区、酒店、民宿等文旅企业一样,元宇宙发展现阶段要做的就是首先经营好自己的私域流量,利用好当下流行的短视频直播,同时关注元宇宙。 就这样吧,不用投入太多的精力,先活下去就行了。

有一定积累的文旅企业可以尝试从营销角度探索虚拟宇宙。 比如在to C端(消费者),景区可以开发一些元界玩法,配合线上营销方式,实现销售转化或者吸引新客。 B端(企业),文旅企业可以探索数字虚拟人。 这个投入比较小,很多企业都有实施相关案例。

随着元宇宙技术逐渐完善,特别是随着5G和物联网的快速普及,只要文旅企业有流量、有场景,元宇宙科技公司自然会找你合作。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描述,我们现在面临着“凌晨5点的新工业革命”。 5是5G,A是智能物联网,M是元宇宙。 如果后面加上“ABCD”,A是AI人工智能,B是区块链,C是云计算,D是数据、交互和依赖,这个商业模式就会形成一个闭环。

目前元宇宙时间仍为凌晨5点(5AM)。 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我们需要耐心等待。

元宇宙行业科普_宇宙相关知识的科普网站_科普宇宙知识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