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YVR于WAIC 2023展示首款手势识别应用 VR虚拟现实技术将在汽车领域取得哪些成果

陈朝阳在创立大朋VR之前就有诸多光环加持。比如,他硕士研究生期间师从中国可穿戴计算之父陈东义。他和导师一起,做出了中国第一台臂式可穿戴设备;又如,他入职英特尔后仅仅用了3年时间,便获得英特尔最高荣誉奖。

抛开光环不谈,其实早在2006年,学生时期的陈朝阳就已经开始做VR研究了。虽然陈朝阳的研究方向是可穿戴设备,但在陈东义的引领下,他早早地对VR有了认识。

或许在学生时期的陈朝阳就埋下了以后做VR种子。2015年,陈朝阳一手创办大朋VR。万万没想到的是,首战即告捷。刚成立不久后的大鹏VR就推出了头显E2并迅速获得国内VR头显市场80%的占有率。

如今,穿越行业周期的大朋VR在行业内依然属于领军之一。推动XR空间计算终端技术的创新和产业化,用虚拟让现实更美好,是其成立以来秉持的长期远大使命。

大朋VR在VR/MR交互技术、硬件终端、软件平台、核心算法、图形渲染、传感器调教、光学显示等方面拥有近100项发明专利。

其量产产品包括,PCVR头显与内容平台、一体机VR头显与软件系统等。成立八年来,我们的客户遍及海内外30+个国家和地区,市场占有率近三年稳居全球TOP5。其产品广泛应用于教育、培训、虚拟仿真和娱乐等领域。

从小就迷恋电子产品的陈朝阳是个动手能力极强的人。孩童时代的他将家里收音机、电视机等电子产品统一给修了遍。到了高中的他,自己动手做了一台收音机。

在大学时期的张朝阳更为“疯狂”了。他在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就读自动化专业期间,从大二到大四,在实验室度过了三年时光。当时,在他诸多作品中,他最中意的要属足球机器人。

很快,他开始了VR方面探索。2006年,当时还是在成都电子科技攻读硕士研究生的陈朝阳就已经开始做VR研究了。而他的导师就是中国可穿戴计算之父陈东义。

公开信息显示,他和导师一起,做出了中国第一台臂式可穿戴设备。虽然陈朝阳的研究方向是可穿戴设备,但在陈教授的引领下,他早早地对VR有了认识。或许在学生时期的陈朝阳就埋下了做VR种子。

毕业后陈朝阳顺利入职英特尔。令人艳羡的是,仅仅用了3年时间,他便获得英特尔最高荣誉奖。不过,在此之后,他也有离开公司的想法。

他曾对媒体表示,从读书开始,他都一直在做自己的项目;但在英特尔,每年的工作成果只是研发新一代芯片,一年一代,太像一个螺丝钉了。“我不想人生就这样被浪费掉。”

在拿到奖的第二年,陈朝阳便离开英特尔。离开后的陈朝阳并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产品,但他知道要做什么样子的。

他曾表示,我想做一家能够接近消费者的电子产品公司,贴近用户,我要自己的产品能被直观感受到,类似手机,能够被家人天天使用。

2015年,大朋VR成立。“VR真正解决的是人类梦想问题”。他曾说,VR是人类除了做梦以外第二个能够实现时空穿梭的东西。

大朋成立的时期也是XR领域发展的第一个时期。那个时候国际上Oculus、HTC、Sony等大厂纷纷推出VR产品,游戏、教育、影视等领域的VR应用也热火朝天,同样资本市场也对VR青睐有加。

同年,刚成立不久的大鹏VR就推出了头显E2,引起市场热烈反响,并迅速获得国内VR头显市场80%的占有率;2016年3月,大朋VR推出全球首款VR一体机——M2。ARM 高级副总裁 Dennis Laudick 在 大朋VR M2产品发布会上介绍了与 大朋VR 的合作。

2016年8月,Oculus 前创始人Palmer Luckey在试用大朋VR 头盔后表示,这款产品非常棒,清晰度高,沉浸感强。

山雨欲来风满楼。好景不长的是,在经历2016年XR行业发展后,此后几年间便陷入行业寒冬期,一蹶不振。而此时的大朋VR也才初创两年时间。

在行业几年低谷期中,不少初创企业经受不住行业漫长寒冬的侵袭,被不断洗刷掉。不过,也有冲出寒冬期、好的内功的企业,大朋VR就是其中代表之一。

为应对行业低谷期,当时陈朝阳做了战略调整,将大朋VR的市场面向从C端转向B端。他曾表示,“我们去找有效的B端细分市场,并把市场打深打透,以点带面,等行业再次起飞时,我们就回到C端大众市场。”

此后,大朋VR在陈朝阳带领下切入了市场游艺市场,将公司产品放进了购物中心、游艺乐园、线下VR体验店。同时,他还进入了教育、医疗等领域。这也让大朋有了度过寒冬的底气。

与此同时,那几年间与大厂的合作,以及新品发布也在同步进行。比如,2017年3月,公司与戴尔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期,大朋VR 与 AMD 在芯片领域达成深度合作。2019年5月,公司与WEARVR签署了新的战略合作协议,大朋VR进入世界电信日的双千兆时代等。

此外,公司还坚持推出新品。比如,2017年3月,大朋VR发布激光定位套件;同年11月,公司与中国移动研究院推出全球首个5G边缘云架构 VR一体机;2018年8月,推出全景声3D巨幕影院P1;2018年12月,公司推出 E3C 战神游戏套装。

2019年1月,大朋VR推出全球首款高通XR1处理器VR一体机——P2;同年4月,其推出了搭载高通骁龙XR处理器的VR一体机P1 Pro。3个月后,其发布双4K VR头盔。

而在数据方面,依然保持着优异的水准。比如,2018年8月,根据全球研究机构 Canalys 的数据,大朋VR 以24%的市场份额占据了中国 VR品牌的最大市场份额。

危中孕育着机,或许这是大朋VR对于行业低谷期看法的最好的诠释。2021年,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爆火、Facebook宣布改名为Meta all in 元宇宙,XR行业度过低迷,迎来春天。

而大朋VR的表现依旧亮眼。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大朋VR以36%的头显出货量,占据中国XR市场榜眼之位,并常年位居全球VR头显出货量前五。

如今,大朋VR在在VR/MR交互技术、硬件终端、软件平台、核心算法、图形渲染、传感器调教、光学显示等方面拥有近100项发明专利。量产产品包括,PCVR头显与内容平台、一体机VR头显与软件系统等。

成立于XR行业第一波产业的大朋VR,首战即告捷。在行业低谷期时,积极应对,调整战略,并同时练好内功。即便在低谷期,其成绩依然亮眼。2021年行业迎来春天后,大朋VR成绩依然耀眼。

同时,一家企业靠不靠谱,首先要看老板。陈朝阳作为专业技术出身,并且对于技术有着偏执,是一位妥妥的实干派。在他的带领下,大朋VR成立八年来,客户遍及海内外30+个国家和地区,市场占有率近三年稳居全球TOP5。其产品广泛应用于教育、培训、虚拟仿真和娱乐等领域。相信,未来大朋VR依然能保持稳健经营的态势,做好的XR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