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Meta 和 MOFAD 让您在增强现实中参观 Ebony 测试厨房 虚拟现实技术知识点总结

“期货行业要认真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进一步坚定开放的决心和信心,稳步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不断提升重要大宗商品价格影响力,在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发挥应有作用。”近日,中国证监会方星海在2023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上表示。

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稳步推进高水平开放。目前,我国期货市场已有24个品种相继实现对外开放,46个商品、股指期货及期权产品面向QFII/RQFII开放交易。

在上述论坛的对外开放分论坛上,南华期货总经理贾晓龙表示,我国期货市场已逐步进入由量的增长转为质的提升的关键阶段,扩大开放是我国期货市场提高核心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必由之路。

当前,我国期货市场开放的广度和深度持续拓展。在品种业务供给方面,以原油期货上市为起点,我国期货市场目前已有24个品种相继实现对外开放,46个商品、股指期货及期权产品面向QFII/RQFII开放交易,近期上市的集装箱运价指数期货实现了服务类品种开放的突破。在境外机构参与方面,随着开放品种范围不断扩大,境外客户参与数量持续增加,以郑商所品种为例,目前已有60余个QFII/RQFII机构参与,境外客户遍及23个国家和地区。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完全放开,外资新设及控股期货公司均实现新的突破。

境外机构和交易者的参与,为期货市场带来了更多元的交易结构和更全面的价格代表性。“原油、铁矿石、PTA等一批商品期货和期权品种成功引入了境外交易者,46个期货和期权品种对QFII和RQFII开放,市场运行效率不断提升,市场影响力持续扩大。”贾晓龙说,这不仅让“中国价格”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也为全球交易者提供了更为丰富的投资和风险管理工具,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和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中贡献了期货力量。

近年来,我国期货价格的国际价格影响力显著提升。据方星海介绍,在国际市场,“中国价格”正逐渐被广泛使用,以原油、PTA等为代表的重点开放品种已成为跨境贸易定价的重要参考和基准。跨国石油公司、贸易商、金融机构中的标杆性企业均参与了原油期货交易,这些市场主体交易形成的期货价格,已成为国际石油市场的重要价格信号;20号胶期货价格已成为我国进口天然橡胶的重要贸易定价基准;PTA期货价格已成为上游PX和下游瓶片对外贸易的重要定价参考,较好满足了聚酯企业“走出去”的定价避险需求。

在新湖期货副总经理李强看来,目前国内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得到了国内外产业客户广泛关注,一些特定品种定价模式也由原来的现货公式计价转变为期货结算价计价。比如,PTA等品种的基差点价模式受到市场的广泛认同,中国期货市场的风险管理功能也得到了良好发挥。

据介绍,随着期货和衍生品法的发布实施以及相关配套规章规范的不断完善,期货市场法治体系的“四梁八柱”基本建成,围绕交易所跨境业务合作、外资机构准入、境外客户管理等开放关键领域,配套制度安排逐渐完善,为双向开放提供了强有力的法治化、规范化制度保障,有效提升了期货市场开放的力度和速度。

“2022年期货和衍生品法的出台,顺应了我国期货市场和行业对外开放的发展方向,制定了更加适应国际化要求的期货交易、结算、交割等制度,明确了‘引进来’和‘走出去’的制度安排和跨境监管合作机制,既为期货行业深入推进制度型开放提供了坚强的法治保障,也提振了境外交易者参与我国期货和衍生品市场的信心。”郑州商品交易所副总经理喻选锋在对外开放分论坛上表示。

横华国际副总经理俞振州认为,期货和衍生品法的落地,给期货公司跨境业务指明了大的方向,相信在期货和衍生品法的指引下,整个行业能实现稳健发展。

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也意味着期货经营机构的国际化,如何拓展海外市场、扩大业务范围是每家期货公司都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在浙商期货董事长胡军看来,境内期货公司境外子公司单一的经纪通道业务难以满足现有客户度的服务需求,需要继续关注跨境监管政策和海外业务多元化发展的新方向。

“现如今,中国期货市场已逐步进入由量的增长转为质的提升的关键阶段,配合中国企业逐步走向海外,扩大开放是我国期货市场提高核心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必由之路。”贾晓龙表示,境内期货公司与境外子公司内外联动服务实体企业管理跨境贸易风险的模式,对于引导更多实体企业利用期货工具提升跨境风险管理能力具有积极意义。未来,期货公司将持续创新业务模式,丰富业务内容,将期货与现货、境内与境外、场内与场外相结合,为客户提供专业化、综合化的衍生品服务,为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

对于下一步期货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方星海表示,将重点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持续优化开放型品种业务布局。二是优化完善开放条件下的制度规则,积极借鉴国际最佳实践,建立起与国际接轨并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开放型制度体系,持续改善和稳定市场预期,为境外客户参与中国期货市场提供更加便利友好的环境。三是加强跨境监管与合作,促进双边及多边交流对话和监管协作,进一步强化开放条件下监管能力建设,加强对期货市场跨境交易行为和资本流动的监测和分析研判,着力维护期货市场整体安全平稳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