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YVR于WAIC 2023展示首款手势识别应用 VR虚拟现实技术将在汽车领域取得哪些成果

2月27日,广州市元宇宙创新产业协会正式成立,逾60家企业成为首批入会的单位。据悉,该协会是继去年广州元宇宙创新联盟成立、打响元宇宙赛道“第一枪”后,广州元宇宙产业发展的第二个里程碑。 为助力广州元宇宙产业筑巢引凤,广州市南沙区将南沙国际人才港9、17、18楼设置为元宇宙产业先导示范区(以下简称示范区),对符合申报条件的企业和机构给予最多三年租金减免等扶持措施。 自2021年元宇宙元年以来,南沙区不断完善元宇宙政策体系,创新元宇宙应用场景,加快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元宇宙产业创新发展高地。此次协会和示范区的成立,是南沙区一系列元宇宙政策措施的延续。 记者了解到,通过“政府引导、专业化运营”的方式,示范区将被打造为元宇宙新型综合性服务平台,承担产业导入、孵化扶持、人才培育、科研培训等一系列职能,赋能广州元宇宙产业发展。……

俄罗斯医学科学院医疗灵长动物学研究所负责科学事务的所长奥列格·维舍米尔斯基表示,俄科学家将利用猴子研究外层空间辐射对的影响,以便宇航员们进行远程飞行。 维舍米尔斯基表示,需要弄明白这种辐射是否会对宇航员的身体造成危害。为此,研究团队将准备好5只猴子,让它们接受类似于外层空间辐射的光线

继“悟空”“墨子”“慧眼”和实践十号科学卫星相继取得重大科学成果和社会影响后,“空间科学(二期)”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4日在北京正式启动。专项二期瞄准宇宙和生命起源与演化、太阳系与人类的关系两大科学前沿,在时域天文学、太阳磁场与爆发的关系、太阳风—磁层相互作用规律、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等方向开展卫星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近日报道,瑞士科学家使用一台巨型超级计算机,模拟出整个宇宙的构成。他们利用2万亿个数字粒子,生成了包含约250亿个模拟星系的庞大目录。科学家们表示,这份目录将被用于校准欧洲“欧几里得”(Euclid)卫星上进行的实验。这颗卫星将于2020年发射,使命是揭开笼罩在暗物质和暗能量头上

浩瀚宇宙为天文学家的观测和研究提供了无限可能。谁能想象,璀璨星空正在不断远离我们,终有一天会永远消失?然而,诺贝尔奖获得者布莱恩·施密特指出,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实——宇宙终将消散。 “1000亿年以后,除了我们所在的银河系,所有星系都将消散,人们看到的宇宙将空无一物。”施密特在此间举行的第

记者19日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蔡一夫教授带领国际合作团队发现,“婴儿宇宙”处在高能物理的“沙漠”能区时,存在原初引力波共振非线性理论现象。原初引力波信号通过该现象过程,能被放大4至6个数量级乃至更大,从而被探测器检出,可用于验证某些传统物理“不可触及”的宇宙起源理论模型。该成果日前发表于

8月4日从中国科学院云南天文台获悉,该台研究人员近期发现,白矮星吸积的物质能有效阻止白矮星表面光学厚星风的发生,这可能改变人们对Ia型超新星前身星单简并星模型的认识。著名国际期刊《皇家天文学会月刊》在线发表了这一成果。Ia型超新星被公认为宇宙“标准烛光”。20世纪90年代,人们利用它测距发现宇宙

世界最大单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去年9月25日在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落成。然而,FAST项目副总工程师李菂(上图。资料照片)匆忙的脚步并没有因此放慢。接下来,他会更频繁地往来于北京和贵州之间。“为了FAST之后能顺利开展研究,我们必须进行大量的科学和技术准备,一切只是开始。”李菂说。参

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研究员郑振亚及其合作者在宇宙再电离研究领域获突破性进展,他们观测获得了一个宇宙早期(大爆炸后约8亿年,约为宇宙当前年龄6%时)的星系样本,并由此发现在该宇宙年龄处,宇宙星系际弥散介质中氢的电离比例为约50%。6月21日,这一研究发表在国际天体物理期刊《天体物理快报》上(Zhe

哈勃常数是衡量当前宇宙膨胀速度的重要参数。武汉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引力波天文学研究团队提出,对透镜化的引力波及其电磁对应体的观测,能大幅提高哈勃常数的测量精度。该成果论文发表在10月27日出版的《自然·通讯》上。1929年,美国天文学家埃德温·哈勃发现星系退行速度与它和地球的距离成正比,哈

根据大爆炸理论和粒子物理理论,宇宙起源于大约137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在宇宙诞生之初,能量转化为同样多的正物质与反物质,这两种物质相遇会发生剧烈爆炸,转化为能量,并归于湮灭。可是目前宇宙中的天体均为正物质,没有发现反物质天体。为什么现在的宇宙间充满了正物质而非反物质呢?这是物理学领域最大的

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尽管远在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的深山里,但有“中国天眼”之称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一直以来都备受瞩目。“最近我们和天马望远镜团队合作,首次成功实现联合观测,这标志着FAST具备了联合组网观测的能力。”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FAST总工程师、

黑洞大概是宇宙中最神秘的事物之一。它如同一个贪婪的胖子,体重巨大,吞噬任何从它附近经过的东西,包括光线。科学家认为,恒星级质量的黑洞可能形成于大质量恒星在生命终点的爆发。而小质量黑洞的碰撞并合,以及更小质量黑洞吞噬气体尘埃,会形成超大质量黑洞。但你有没有想过,当宇宙最初还是一片虚空时,最早的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蔡一夫教授带领国际合作团队发现“婴儿宇宙”处在高能物理的“沙漠”能区时,存在原初引力波共振非线性理论现象。原初引力波信号通过该现象过程,能被放大4至6个数量级乃至更大,从而被探测器检出,可用于验证某些传统物理“不可触及”的宇宙起源理论模型。该成果日前发表于《物理评论快报》。在

记者从中国科技大学获悉,该校王俊贤教授发起组织的由中国、美国、智利三国天文学家参加的“宇宙再电离时期的莱曼阿尔法星系”(LAGER)研究项目,在宇宙黑暗时代星系观测研究领域再获突破性进展。研究结果日前发表在国际一流天体物理期刊《天体物理快报》上。之前的工作中,他们观测获得了一个宇宙早期的星系

身在洼地,却能捕捉遥远星系的极微弱信号。这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我国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中国天眼”(FAST)的过人之处!它是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天文望远镜,目之所及,即是“光年之外”;“功力”强大,洞悉深暗宇宙。山廓作眼睑,圈梁是眼眶,反射面板当眼球,馈源舱为瞳孔——高空看它,银色巨“眼

20世纪初,大多数研究者认为DNA是一种“愚蠢的分子”,因为太简单而对于生命传输没有任何价值。相反地,科学家们更加拥护蛋白质,它们拥有很强的可变性和复杂性,是遗传的关键组成部分。然后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遗传学家Alfred Hershey 和 Martha Chase在对噬菌体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