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Meta 和 MOFAD 让您在增强现实中参观 Ebony 测试厨房 虚拟现实技术知识点总结

在通往元宇宙的道路上,又一家巨头选择了离开。

据媒体报道,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近日已撤销开发元宇宙战略的小型部门(下一代说故事和消费者体验部门)。

这是迪士尼开启的公司重组计划的一部分。此前,钛媒体APP有披露,迪士尼即将开启新一轮裁员,在未来两个月内把公司人数减少约7000人,裁员规模约占公司全球总员工数的3%。

在2023财年第一财季财报发布会上,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称,公司将开启一场全新的转型,减少开支,为流媒体业务带来利润。

迪士尼元宇宙战略团队的大约50名成员已失去工作。CNBC的消息指出,艾格在公司内部的一份备忘录显示,规模更大的第二轮通知将在4月进行。

迪士尼的元宇宙部门由此前迪士尼消费品高管迈克·怀特(Mike White)领导,负责寻找利用迪士尼覆盖广泛的IP,以新技术形式讲述互动故事。知情人士称,怀特仍留在公司,但他的新角色尚不清楚。

迪士尼前首席执行官鲍勃·察佩克(Bob Chapek) 于2022年2月聘用了怀特,并在当时的一份内部通知中告诉员工,其目标是“为观众体验和参与我们的故事创造一个全新的模式”。察佩克曾将元宇宙描述为“新一代伟大故事的前沿”。

虽然官方暂未对这一消息做出相关解释,但随着裁员的消息传出,外界普遍认为,迪士尼在元宇宙的探索暂时画下了句点。

迪士尼的元宇宙之旅

“元宇宙将是迪士尼的未来。”2021年11月,察佩克曾放出如此豪言。

 

在2021年财季第四季财报中,察佩克还表示,元宇宙将为迪士尼的消费者创造无与伦比的机会——无论消费者在哪里,都能够体验迪士尼的产品。

2022年2月,在察佩克的支持下,迪士尼正式组建了元宇宙部门。9月,察佩克透露,迪士尼在不断探索Web 3技术,持续制定迈向元宇宙的计划。

当时,在讲述迪士尼元宇宙战略时,察佩克称,迪士尼希望使用来自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数据,包括来自游客在主题公园以及用户在流媒体平台上的使用习惯数据,来推动其元宇宙策略,并将公司的元宇宙愿景描述成“为下一代说故事”。

同期,迪士尼公开宣布招聘公司律师,以探索包括NFT、区块链、元宇宙、去中心化金融(DeFi)等新兴技术的相关交易。

在更早之前,迪士尼还制作了“现实世界场景中的虚拟世界模拟器”,让迪士尼可以将元宇宙带入物理世界中,主要呈现的形式是,通过此技术将3D立体效果与互动经典IP呈现给主题公园的游客。该技术可以追踪游客的手机,并在游客抵达的地方,生成个性化的3D立体效果,并投射到游客周边的立体空间、墙壁和物品之上。

在去年9月迪士尼D23 Expo活动上,察佩克表示,Disney+将从电影流媒体服务转变为“体验式生活方式平台”,可以成为服务“90%永远无法进入迪士尼公园的人”的一部分。

“未来如果你想和迪士尼公主共进晚餐,你可以做得到。”在察佩克的设想中,元宇宙为迪士尼提供了一个沉浸式体验的入口,让迪士尼可以用与以往不同的方式讲述属于迪士尼的故事,让想象力发挥到极致。

此前,迪士尼推出过一些与VR和AR结合的娱乐产品,迪士尼旗下卢卡斯影业还专门设立了一个部门从事沉浸式娱乐项目的工作,还将“星球大战”系列制作成VR游戏。

去年,当NFT开始成为一种新的风尚之际,迪士尼在该领域布局也比较积极。2022年3月,NFT收藏平台VeVe宣布正式上架5个皮克斯工作室的的作品,包括《玩具总动员》《汽车总动员》《超人特工队》和《飞屋环游记》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角色的NFT。

该系列产品上架不到一天,便全部销售完毕。54995件藏品,共收获了330万美元的销售额。VeVe称,不仅是皮克斯,他们还获得了迪士尼旗下漫威、星球大战等经典角色IP的授权,预计这些IP都将在平台上发布。

不过,迪士尼并没有想要从那些VR/AR项目中直接获利,因为大多数产品和作品都是免费的,这更像是一种为了电影作品或者知名IP做宣传的手段。

虚拟世界过度扩张后新一轮调整

事实上,早在90年代,迪士尼就尝试过虚拟现实的“滋味”。

 

最先投入的是主题乐园。当时,迪士尼在洛杉矶开设了一个虚拟地理社区,可以结合驾驶舱体验的蒸汽朋克餐厅,随后还推出了阿拉丁飞毯、火箭专家等佩戴头显的娱乐设施。

不过,90年代的VR设备与现在不同,迪士尼在运作这些项目时,也面临着高额的成本,这导致了这些项目随后遭到了弃置。

也许艾格现在对于“VR+主题公园”的模式还心有余悸,有这些事情的影响。不过,艾格当时在迪士尼期间,不仅整合了各个部门的CTO,还亲身实地的参与了一些AR项目,迪士尼乐园与AR的结合成为了一个被看好的方向。

2022年11月,因为流媒体业务的巨亏,迪士尼董事会罢免了察佩克,由此前担任迪士尼CEO长达15年的艾格重掌帅印。

外界可能认为,或许是人事变动导致的迪士尼元宇宙策略的调整,但消息称,艾格同样在关注元宇宙。因为他本人投资并加入了Genies Inc董事会,这是一家技术创新公司,销售的是允许用户创建用于元宇宙数字化身的工具。

实际上,与大多数科技大公司面临的情况类似,迪士尼也出现了增长放缓,创新乏力的现象,翻炒IP、翻拍续集,已经成为这家庞大的组织稳固营收数字指标的重要手段。而去年艾格重新回归迪士尼之后,也计划采取IP续集策略为迪士尼续命。就在上一季财报发布时,迪士尼就宣布了三部经典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 2》《冰雪奇缘 3》《玩具总动员 5》将制作续集。

公司发展遭遇瓶颈,为寻求新的增长点,也不难理解为何察佩克会如此为元宇宙和Web 3的故事所心动,奈何元宇宙的故事,实在是很难让投资者在短期内看到立竿见影的财务回报。况且,在元宇宙部门成立一年之后,迪士尼的元宇宙计划也相当粗糙,仅仅是将一些新的技术,应用在体育、主题公园及消费者体验部门。

由于流媒体业务的激烈竞争而带来的巨亏,再加上,有线电视和电影业务的收入持续下滑,迪士尼一直面临投资者的压力,被要求大幅削减非必要的业务。迪士尼的元宇宙业务自然面临巨大的阻碍。

事实上,不止迪士尼,曾将公司名称改为Meta彰显对元宇宙世界野心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22年亏损了137亿美元之后,在今年也宣布暂停了元宇宙计划,并且元宇宙相关业务也是裁员的重灾区。

早在去年11月,扎克伯格就开启了公司成立18年以来首次大规模的裁员。他表示将为公司的失误负责,称自己过于乐观增长预期导致公司人浮于事。裁员开启之后,Meta员工集体炮轰扎个伯格,称他“用元宇宙大梦搞死公司”。

以687美元收购动视暴雪拿下一张巨额元宇宙船票的微软,也选择了撤离。2月10日,The information报道,刚刚成立只有4个月的微软工业元宇宙团队已完全解散,该团队的一百多名员工均已被解雇。早在1月23日,微软就将其涉及到元宇宙的HoloLens、AltSpaceVR、MRTK、MWR等XR业务部门直接解散。

不过,从当前的美国科技大公司的动作来看,对于“元宇宙”的前景预期的好坏,未必是这些公司裁员和重组的核心原因。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科技大公司纷纷开启的裁员大潮,包括Meta、Amazon、Salesforce以及此次Disney在内的大公司纷纷宣布重组业务,削减人力成本,以寻求更大程度上的成本节约。

综合多方因素来看,此轮美国科技大公司的裁员潮,更像是疫情之于线上世界和数字公司的红利逐渐消退之后,基于现实因素考虑做出的决策。毕竟,在后疫情时代,人们都在迫不及待地回归线下生活和工作。

线上经济和虚拟经济在疫情期间过度扩张后,出现了如此收缩的大趋势,当然,也暴露了美国高通胀和利率飙升对企业收益以及预期造成的冲击。与裁员潮对应的是,科技股也出现了寒潮,2022年全年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累计暴跌33.1%。现在看来,2023年似乎还在延续这一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