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元宇宙第一步腾讯推出中国首个虚拟音乐NFT 游辰星宇XR-Park混合现实智慧园区显示系统

Lumus 在 AR 眼镜光学行业深耕 23 年,现已准备好实现突破。到 2025 年,两大科技巨头将在其眼镜中采用 Lumus 的光学技术,以实现轻薄形态的一体式 AR 眼镜。

在未来几年围绕 AR 眼镜市场发展的生态系统中,Lumus 的目标是像英特尔一样定位自己,英特尔向市场上的大多数参与者出售其芯片——即使他们是相互竞争的公司。Lumus 首席执行官 Ari Grobman 说道。

AR 眼镜中的所有组件几乎都已经存在于智能手机中,唯一需要从头开始构建的是波导(光学投影技术)。就像《大卫与歌利亚》一样,我们拥有非常独特的优势。

Grobman 提到的优势是 Lumus 的反射波导技术,也被称为几何(阵列)光波导,它与使用衍射波导的竞争对手相区分。

光波导技术底层制造工艺复杂多样,国内目前拥有阵列光波导技术的厂商包括珑璟光电、灵犀微光和亮亮视野等,衍射光波导代表厂商包括瑞声科技、至格科技、莫界科技等,均有相关技术积累,而位于以色列的 Lumus 是涉及 AR 光学领域创业最早的一批公司。

Lumus 由前空军导航员、物理学博士 Yaakov Amitai 博士于 2000 年创立。Lumus 来自魏茨曼研究所,拥有多项增强现实光学专利。Lumus 已获阿里巴巴、JGV、HTC、盛大和广达电脑等投资机构投资,累计金额高达 8200 万美元。

Lumus 声称其解决方案的优势在于基于镜头内集成的微型镜片,可提供更明亮的显示、准确的色彩、更小的投影仪、以及更长的电池寿命。

Grobman 解释说: 由于我们进入市场较早,加上我们已经注册了许多专利,其他公司在出现时,专注于其他替代(光学)技术。

Z-Lens 具有 2K 分辨率显示屏、适合户外使用的 3,000 尼特亮度以及比以前型号小 50% 的投影仪(光机),必将提高消费市场的普及率。目前的 50 度视场只是一个开始,Lumus 已经在开发具有更宽 80 度视场的下一代产品。

虽然 Lumus 对哪些公司采用其 Z-Lens 技术用于增强现实眼镜的情况守口如瓶,但首席执行官 Grobman 保证他们是科技行业的主要参与者。Grobman 强调他们作为先驱者的地位,他自信地表示,一旦这些产品投放市场,世界将认识到 Lumus 是镜片背后的创新力量,推动他们走在行业的最前沿。

Grobman 认为,科技巨头将 AR 眼镜视为计算的下一个前沿领域。他解释说: 你可以用它们做更多的事情,使用更大的屏幕,丰富我们感知物理世界的方式,并且随着人工智能和图像识别的进步,可以为你所看到的事物添加更多元素。

在过去的十年中,Lumus 一直是美国空军飞行员头盔镜头和投影仪的主要供应商,与法国公司泰雷兹合作。以色列初创公司 Augmedics 和韩国 MediThinQ 的增强现实手术设备也采用 Lumus 的镜片。此外,联想的 ThinkReality A6 眼镜专为企业市场设计,也配备了 Lumus 的镜片。目前,Lumus 拥有两条授权给中国广达电脑和马来西亚肖特的生产线。

谷歌以消费者为中心的谷歌眼镜失败了,微软通过 HoloLens 转向企业和工业领域,Magic Leap 则难以吸引消费者,同样转向 B 端。这些设备的价格过高、重量过重、体积庞大以及电池寿命短等因素,导致了它们 To C 的失败。

在今年 WWDC 上,苹果正式发布了 Vision Pro,这个传闻已久的产品极大地推动了产业的发展,标志着 AR 眼镜正在被主流科技大厂纳入产品线,巨量市场已经临近。

而放眼国内,各大 XR 硬件厂商也在积极探索技术与场景的融合,已经推出了不少面向 B/C 端的 VR/MR 头显,以及形态各异的 AR 眼镜。

Grobman 表示: 各种支持技术的融合使得创建这些设备成为可能。光学、人工智能、计算能力、运动跟踪、语音识别和无线网络的进步都为这种融合做出了贡献。价值数十亿美元对该领域的投资,势头显而易见,AR 眼镜的潜力正在被进一步挖掘。

事实上,虽然苹果 Vision Pro 主打增强现实的画面效果,然而其技术路径确实 VST,而非理想中 AR 眼镜的 OST,产品形态也十分 臃肿 ,并未做到真正的类眼镜形态,还需要连接外部电池使用,售价高达 3,500 美元。

当然,苹果推出 MR 头显形态,而不是 AR 眼镜形产品,主要还是技术上的桎梏。相关阅读推荐:《苹果 MR 头显,一次创新的折中》

对于一体式形态的理想 AR 眼镜形态,Goldman 说道: 我们正在迅速接近这一目标。我们目前正在探索类似于雷朋风格的眼镜,其视野范围在 30-50 度之间。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已经接近目标了,预计这些产品将在 2025 年上市或 2026 年。

在较轻的版本中,需要较少的处理并提供较少的沉浸式 AR 体验,处理器将被嵌入,电池也是如此。

结合上文,换言之,采用 Lumus AR 光学 Z-Lens 的科技大厂最快将在 2025 年— 2026 年上市它们的一体式 AR 眼镜产品。相对于国内 AR 品牌厂商来说,该时间战线可能太长,落地速度较慢。

不过,慢工出细活,久做出精品。一款 AR 眼镜的成功也不简单取决于硬件上的基本可用,还有软件生态上的体验,诸如此类细节都需要慢慢打磨。

Grobman 认为,可以说服消费者改变他们的习惯,以手机尺寸为例: 还记得 23 年前,我们市场上有小型的手机。而我们现在选择了更大、更重的手机,因为它们提供了巨大的价值和功能,即使这意味着每天充电,可用性是有代价的。

从早期的功能机到现在的智能手机,它做了太多的集成与延伸,社交、钱包、公交卡、上网、娱乐 ……

如果没有智能手机,也许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它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然而,这个状态只是相对暂时的,在没有更加高级且颠覆性科技产品出现之前。

就像是美国科幻电影《回到未来》三部曲中,主人公马丁 · 麦克弗莱向来自 未来 (2015 年)的孩子们展示如何用手玩电子游戏的场景,而孩子们却无法相信这个游戏是如此 低科技 ,以至于你必须用手来操作它们。

正是由于诸多 XR 厂商的发力,才让我们看到了 AR 眼镜的魅力所在。它的代替不会一步到位,而是渐进式的发展,伴随技术的提升与场景的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