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VR虚拟现实走进学校告别老师 NOLO发布全球首款指环型VRNOLO RING

本文为笔者文章“【研事(二)】虚拟头像的社交作用与元宇宙NFT资产价值 ——从摩点众筹项目“闪电朋克像素社交头像”讲起”部分内容

8月30日,知名球星库里斥18万美元巨资购买了一个“普通”的猿猴头像;10月29日,一直在公共场合多次提及“元宇宙”的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正式改名为“META”即“元宇宙”;11月25日,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243万美元的天价,中国歌手林俊杰亦随后宣布购买了三块虚拟土地,花费78.4万人名币;九月份以来,中国元宇宙概念板块连续大涨,将元宇宙的热度再推上一个高度;“NFT”“元宇宙”“XR”等关键词一次又一次刷屏各大社交网络……

根据百度指数统计,自六月份有记录“元宇宙”相关资讯开始,每日平均有12922条相关资讯头条报道,峰值更是达到108627条,元宇宙概念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各大领域,引起社会与资本的广泛关注。

概念爆火的同时,带来的是更多的疑问。根据“元宇宙”百度指数与需求图谱统计,用户搜索“元宇宙”时疑问最多的是“什么是元宇宙与NFT”?为什么数个像素点构成的简单头像如此昂贵?为什么资本市场如此热炒“元宇宙概念”? 这些概念究竟价值几何?

还有许多人表达了对元宇宙的否定态度,认为元宇宙是资本市场精心包装的概念,其内核是老旧的科幻概念,目的仅在于鼓吹风口收割韭菜。知名科幻作家刘慈欣也在公开演讲中表达对元宇宙的悲观,称“元宇宙对发展生产力无助,只会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一个段子也在广为流传——元宇宙有两种基本粒子:傻子和骗子,向外界寄出票子。对元宇宙的激烈争论,目前仍在继续。

元宇宙直译“Metaverse”,最早出现于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中,小说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在这里,人们用数字化身(Avatar,阿凡达)来竞争提高自己的地位。原文中这么描述:

电脑内部就能发出一道细细的光束,可以是任何颜色,通过上方的广角鱼眼镜头射到任何方向。电脑中的电子镜面让这束光在阿弘的目镜上来回扫描,很像电视机中的电子束扫过显像管的内壁。由此形成的图像就悬在阿弘的双眼和他所看到的现实世界之间 … 实际上,他在一个由电脑生成的世界里:电脑将这片天地描绘在他的目镜上,将声音送入他的耳机中。用行话讲,这个

此后,这一概念所对应的场景在游戏,电影等作品中多次出现:20世纪95年代左右出现大量开放性多人游戏,2003年一款《Second Life》游戏发布,用户可以通过虚拟化身交互,社交,交易虚拟财产和服务;《黑客帝国》《头号玩家》等知名电影也曾生动描绘过虚拟世界场景:人们在一个完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中生活,游玩,获得超越现实的沉浸式感官体验……

百度百科上,元宇宙定义为: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2021年3月10日,号称“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 DPO”上市,其招股书中首次写入元宇宙概念,并列出其应具备的八大特征:Identity(身份)、Friends(朋友)、Immersive(沉浸感)、 Anywhere(随地)、Variety(多样性)、 Low Friction(低延迟)、 Economy(经济)、 Civility(文明)。国泰君安最新的研报认为,此八大特征已实现四个,元宇宙并非空谈。

每个人登陆平台后会获得一个独一无二的虚拟替身作为身份认证,与现实的自己相匹配。身份系统名为“Avatar(阿凡达)”即小说《雪崩》中的虚拟替身名称,系统支持3D人设,包括身高,体重,外貌等特征。设立身份是构建虚拟生态最重要一步。

即社交交友要素,系统应支持3D场景中社交活动,提供基于文本对话的能力,满足虚拟替身的正常社交,构建完善的交友平台。

沉浸感是迄今为止人机交互中最易被忽视的部分。元宇宙用户将具备完全控制角色的能力,根据感官体验到的听觉,视觉,触觉等作出行为判断,而非像传统一样根据设定好的剧情被动感知角色。

不受时间,地点限制,同时达到全球覆盖和全终端覆盖,用户可以使用随身终端随时进出。例如Roblox的玩家,可以全球接入,也可以在不同的系统上,比如苹果系统、安卓系统,Xbox上。以及在Oculus、HTC等头盔上。截止到2020年9月30日,开发者已经覆盖了超过180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支持11种语言。

虚拟世界具有超越现实的自由与多元,多样主要体现在内容上,包括模组工具,体验内容数量,需要充分发挥用户的探索与创造能力。

延迟就是数据从客户端到服务器再返回的速度。网络状态越好,服务器响应越快使用人数越少,延迟就会越低,用户体验就会越好。用户应当可以非常简单的建立账号,快速转换场景,通过客户端在云上搭建模组,平台可以根据用户的物理距离,社交图谱等,将讲用户分配到本地部署的高速数据中心,达到低延迟。

平台应有自己的经济系统和类似现实世界的货币交易系统。元宇宙经济要素包括数字创造、数字资产、数字市场、数字货币、数字消费。其特征明显区别于传统经济,表现为计划和市场的统一、生产和消费的统一、监管和自由的统一、行为和信用的统一。例如,Roblox就有自己的经济系统,使用专属虚拟货币Robux,对开发者来说,可以通过四种方式挣得Robux,即自己开发的付费游戏销售、在自己开发的免费游戏上获得玩家的时长分成、开发者间的内容和工具付费交易、平台上销售虚拟商品。

除了经济系统,还需要有与之配套的监管体系,就像现实世界中完善的经济法律与监管体制,能够有效避免虚拟世界经济系统的混乱与恶意投机。

形成文明是一个遥远的愿景。用户在平台上可以自由生活,数个个体组成团体,城市,在此基础上制定形成默许的的规则,并最终产生独一无二的繁荣虚拟世界文明,包括经济,等现实领域。

尽管元宇宙概念起源很早,但元宇宙真正的爆火开始于被新冠疫情割裂的2021年:这一年中,远程办公,线上教育平台技术愈发完善,用户持续增长,激发资本市场乐观想象;云计算技术发展,内容制作突破限制,人工智能算法辅助内容生成,让XR技术走入人们视野:XR(Extended Reality,拓展现实),是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的集合概念,即通过穿戴设备实现沉浸式虚拟环境,在视觉、听觉的空间体感上,更进一步实现触觉。

2021年初,Soul App在行业内首次提出构建“社交元宇宙”。2021年3月,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罗布乐思(Roblox)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5月,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表示公司正在努力打造一个“企业元宇宙”;8月,英伟达宣布推出全球首个为元宇宙建立提供基础的模拟和协作平台;8月,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10月28日,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宣布更名为“元”(Meta),来源于“元宇宙”(Metaverse),并宣布两年内对XR投入5000万美元。2021年12月,百度Create AI开发者大会与开发者和网民见面,宣布将在 “元宇宙”里举办。

由于元宇宙概念地过于笼统与庞大,几乎所有企业都希望尽力把自己嵌套进元宇宙的蓝图,纷纷宣称自己与“元宇宙”板块“密切联系”:资本市场上,VR/AR、虚拟偶像,影视特效等“老板块”再现高估值融资;人工智能,NFT资产,区块链等概念跟进,突显涨势;游戏行业作为“元宇宙”落地生态最受关注领域,呈现出与国内推出未成年人防沉迷新规,版号限制监管趋紧等措施截然相反的火热。

虽然大家都在鼓吹元宇宙,但是并没有人清楚元宇宙什么时候能真正落地。同时,作为资本市场近年最火热的科幻概念,“元宇宙”定义尚无共识,产业范围过于笼统宽泛;关联领域估值不同,逻辑难以互通;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见顶,从业者把“元宇宙”视作下一个风口,过多鼓吹易产生泡沫繁荣;虽然有许多资本早早布局,但是目前还没有成功案例;业内人士认为,元宇宙的线年。

个人投资者应对当前被热炒的“元宇宙”概念股保持清醒认识,切莫贸然为一个刚刚兴起且不成熟的概念买单。

刘慈欣,更是在公开演讲中表达对元宇宙的否定态度,称“元宇宙对发展生产力无助,只会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刘慈欣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巨大机遇值得期待;而反对元宇宙的人则认为其是概念炒作,目前离元宇宙的实现还有十万八千里,现在谈论纯属无中生有。元宇宙”作为一项长期投资建设的系统性工程,其作用与未来还是需要等待时间来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