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Meta 和 MOFAD 让您在增强现实中参观 Ebony 测试厨房 虚拟现实技术知识点总结

第一,很多查处是从末端抓起,从一个代表的入手,到对接的主要医生、主任还有院长,再从这些已经明确的事实反向去倒查企业行为,同时从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一些财务报表里面发现各种端倪,再整合公安和税务,就有了执法权,直接进行相关人员控制,控制之后,以某一个确定的点切入,再进行深度的挖掘。

第二,医药反腐升级对行业有巨大的长期的影响。的核心动力,来自于医生、主任还有院长从药械的招标、进院和处方的自由裁量权获得利益分配,换句话说,就是它可以通过利益驱动来扭曲真实的临床处方行为!

反腐整治行动为期一年,从国家到省级再到医疗机构,层层落实,雷厉风行。而且是紧盯“关键少数”,医院准入进院,肯定会受到影响。

在重点领域,比如医保点名的重点科室(2023是医学影像、临床检验、康复;2022年是血透、心内、骨科)以及医保结算排名靠前的产品(西药、中成药、饮片、耗材各30个),另外还有国家卫健委第二批重点监控的30个药品,更会受到重点监管。

目前,医药反腐大多数省似乎还处于动员、自查自纠阶段,海南则进入集中整治举报状态,医药行政部门、社会组织、药企各种违法违规行为都受到全社会监督。

8月1日,海南省卫健委发出《关于公布集中整治工作举报电话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卫健委和各级医疗机构务必在醒目位置公开全省举报电话,接受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的监督。

8月1日),上海发出《关于本市开展中成药带量采购品种范围相关采购数据填报工作的通知》,《通知》显示,上海市将开展中成药带量采购,要求相关机构进行集采品种范围相关采购数据填报。本次药品集中采购参与范围为本市所有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含军队医疗机构),鼓励其他医药机构自愿参与。

从该《通知》公布的附件信息中查看采购品种,其实都是湖北牵头19省中成药集采联盟的品种,而当时上海并未在19省联盟范围内。

创新药械利好!上海发文,医院准入、医保支付及目录准入支持举措出台7月28日,上海市医保局、经信委等6部门联合发文,对创新药品、医疗器械将完善多元支付机制的方式优化整体政策环境,相关创新药械将在定价机制、医院准入、使用以及商业保险等方面受到支持。这份关于印发《上海市进一步完善多元支付机制支持创新药械发展的若干措施》的通知(医保发〔2023〕2 号),包括商业保险、沪惠保、创新药械价格及医保支付等九方面的政策,并细化到28条具体措施,对创新药械的支持可谓是全方面的。九方面的重点政策措施包括:

制剂目录调整涉及西药制剂、中药制剂两个方面,具体包括制剂调入、信息变更和制剂调出三种类别。《通知》明确了不纳入范围、申报途径和申报资料。各协议医疗机构向所在市(州)级医疗保障行政部门申报;在长部省属医疗机构向省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处申报。新申报纳入目录范围的医疗机构制剂应当是2023年6月30日(含)前经省药监局批准上市,且当前有效的制剂对申报的医保支付标准在成本基础上加成不超过15%的医疗机构制剂可直接作为建议医保支付标准上报,超过15%的由市州医保部门进行协商谈判后上报,超过25%的原则上不予上报。

百余名医院院长、被查,一台仪器被院长吃掉1600万回扣……一场医药反腐风暴席卷全国,也把各地药企、医疗机构的藏污纳垢展现在公众面前。风暴之下的医药行业,有人称“天下苦高额回扣久矣”,也有医药代表此前就先一步“离场”。

先是7月31日晚间,“蛇毒克星”赛伦生物发布公告称,赛伦生物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范志和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实施留置并立案调查。

当天,“清风揭阳”发布消息,揭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党支部、负责人林铁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揭阳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汕头纪检监察”发布消息,汕头市潮南区中医医院、院长蔡宗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潮南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新会清风”发布消息,江门市新会区人民医院原黄锦联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江门市新会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一天后, 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自治区藏医院唐荣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月7日,“清风揭阳”发布消息,揭西县原卫生局党组、局长张壮权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取消退休待遇。

近年来,在医药反腐力度持续加大背景下,医院院长、成为被“盯紧”的对象,特别是今年开年以来,反腐风暴越刮越劲。

在持续高压打击态势下,已经有一批医院“一把手”和重点岗位人员陆续落马。结合媒体此前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至少159名医院院长、被查。这其中,不乏一些基层医院的、院长出现“小官巨贪”现象。

例如,今年2月10日,湖南省益阳市南县人民法院曾公开开庭审理南县人民医院原童维涉嫌受贿案。

当时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1月至2021年9月期间,被告人童维利用担任南县人民医院的职务便利,为一些单位和个人在药品集中配送及医疗设备、耗材采购、项目招投标、业务款结算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11人所送的现金共计人民币966.5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相关规定,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国家卫健委网站7月21日发布消息,国家卫生健康委会同教育部、、审计署、国务院国资委、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国家中医药局、国家疾控局、国家药监局,十个部门联合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开展为期1年的全国医药领域问题集中整治工作。

一周后,纪检监察机关配合开展全国医药领域问题集中整治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要集中整治医药领域问题是推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净化医药行业生态、维护群众切身利益的必然要求。

会议还强调,要以监督的外部推力激发履行主体责任的内生动力,深入开展医药行业全领域、全链条、全覆盖的系统治理。加大执纪执法力度,紧盯领导干部和关键岗位人员,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集中力量查处一批医药领域案件,形成声势震慑。

有专家指出,针对医药领域的贪腐问题,医院内部要加强监督、相关政府部门要加强审计监督、纪律监察机关要加强检查力度,建立起多管齐下的综合监管体系。同时,还应该对药品采购、人事安排、工程建设等领域加强监管,特别是主动督查在这些方面各项法律法规、政策规定和制度的执行情况,督促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在医药领域工作了10余年的刘铭也坦言,反腐风暴下,虽然供应商会面对很大压力,但对于一些猖狂的“蛀虫”来说,整治是必不可少的,好让钱花在真正需要的地方,让企业能有更多精力放在研发和技术更新上,也让医疗回归救死扶伤的本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