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如果虚拟宇宙是未来那么虚拟宇宙的未来是什么 增强现实 (AR) 百科全书

6月30日,网易旗下游戏《逆水寒》手游正式公测。作为网易年度战略级产品,手游开放预下载当天,便横扫了市面上几乎所有手游预约平台的下载榜单。

虽然公测当天“@逆水寒手游”官方微博账号被微博平台禁言,双方各有说辞,但这款号称网易史上“规模最大、研发投入最高、实装国内首个游戏GPT的单品项目”的问世,对整个游戏行业而言意义重大。

“《逆水寒》手游首次融入多项AI驱动玩法。网易伏羲AI能力接入游戏研发流程,实现降本增效的同时给玩家带来创新体验。”国海证券如是评价。此前也有多家券商研报称,AIGC技术对游戏的变革正在加速推进:开源证券指出,大模型将推动AIGC在游戏研发、测试、运营、客服等环节应用,驱动游戏行业收入增长。信达证券认为,随着AI技术的发展,其在游戏领域的应用有望更加广泛,或将优先利好轻度游戏。

但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AIGC是游戏厂商的一束光,却可能是游戏从业者的一道劫,AI是否会取代人工的争论甚嚣尘上。一个现实是,腾讯、米哈游、巨人网络等大厂已逐步将AIGC全方位落实到游戏的策划、研发、美工以及运营中。游戏行业阔步前行的同时,或许也正酝酿着一场由技术革新推动引爆的行业新战事。

多位头部游戏企业高管向央广资本眼表示,工具的诞生必然带来效率的革新,AIGC会颠覆现有生产模式,就像汽车替代马车一样,带来全新的分工分层,推动产业提升的同时,也产生全新的机会。

与此同时,中国游戏产业在国内面临的市场容量趋于饱和、人口红利消失、用户获取成本增长等挑战,也更值得关注。

游戏行业里向来存在着一个“不可能三角”,即难以同时兼顾研发成本、研发效率与产品质量。作为行业颠覆性的存在,AIGC的出现是否有助于打破这个“不可能三角”?三七互娱集团高级副总裁杨军、Cocos CEO林顺、网易游戏负责人均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据杨军介绍,目前AIGC主要应用在平面制作、声音合成、文本输出等方面,受技术成熟度限制,在3D内容和视频上仅为探索阶段。AIGC针对一些内容生产工作较大的效率提升,比如游戏公司会把原来比较花精力的创意产生、画风生产、管线制作等工作内容,释放到更核心的玩法以及数值策划或者品类设计上。

林顺则告诉央广资本眼,AIGC可以实现更复杂效果,如智能NPC,增强交互体验和沉浸感,增加玩家参与度和留存率。AIGC在帮助玩家完成UGC创作的同时,还能分析优化玩家数据,提高游戏运营效率和效果,增加变现能力。

“AIGC技术发展意味着内容创作生产力的巨大提升。能够与这种提升类比的事件是之前的手机摄像头,因为手机摄像头可以让普通人随时随地产出内容。”在哔哩哔哩游戏看来,AIGC的作用是能够让产出内容的效率极大提升,同时成本得到很大降低,让更多人能够创造内容。

“一个实例是,B站作为一家内容平台,此前在从PC网站转向移动端的时候,就曾有‘创作者扩大、让创作者变得更容易制作视频’的变化,这个变化直接让B站的用户数扩大了10倍。AIGC也能够带来类似的变化。”哔哩哔哩游戏表示,如果制作视频能够变得更容易,如果更多人能够制作视频,那么平台就能够产生更好的内容,平台也会更容易吸引用户。

据介绍,网易自研AI技术已应用于游戏工业化全流程,AI技术对关键环节的工作效率提升高达90%。此外,网易互娱AI LAB已自研数10款AI提效工具,覆盖AI语音生成、AI原画生成、AI视频动捕、AI模型生成等诸多环节,相较传统制作流程效率大幅提升。

AIGC引爆技术革新后,AI是否会取代人工的争论甚嚣尘上。一个现实是,腾讯、米哈游、巨人网络等大厂已逐步将AIGC全方位落实到游戏的策划、研发、美工以及运营中。

比如今年4月,巨人网络创始人史玉柱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谈及,巨人网络对其于六年多前收购的Playtika进行多年数据跟踪后发现,该公司几年内收购的7款游戏利用AI驱动游戏运营,一年内玩家均增长2-3倍,收入均翻了10倍,这便是游戏+AI的核心模式。同月,米哈游在《崩坏:星穹铁道》公测第三天,推出了一款免费的AIGC H5工具“模因共振器”,玩家可以上传任意图片,把身边的万物幻化成游戏中的看板娘“三月七”。

公开报道显示,截至今年5月,《鸣潮》项目组已裁员100多人,涉及的岗位包括战斗策划、动画设计、引擎开发等。这让部分游戏从业人士感受到,AIGC是游戏厂商的一束光,却可能是游戏从业者的一道劫。

“工具的诞生必然带来效率的革新。游戏行业中的部分管线流程,极大可能会因为AIGC人才而得到较大的效率提升。同样,游戏行业会进入人和机器跟另外一群人和机器的竞争。”杨军坦言,“如何利用好机器、利用好AI,有可能成为游戏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林顺则提出,就像汽车替代马车一样,AIGC会颠覆现有生产模式,带来全新的分工分层,推动产业提升的同时,也产生全新的机会。而AIGC对行业的冲击不仅体现在生产模式上,也同样体现在技术升级上。

林顺用“自动化”和“智能化”两个词语来概括这种技术冲击,他认为,未来五年AI工作流会深入改变整个行业,并且“AI+工具”和“工具+AI”这两点会同时发生。

“AI技术的自动化和智能化,会带来创意创作的改变,从而孵化出完全不一样的内容,覆盖更广的玩家人群。另外AR、VR设备成熟的时候,用AIGC模式填充内容的可能性更高。”林顺表示,“站在Cocos的角度,第一阶段是原有工作流的增强,第二阶段是人机协同、多段式交互的工作流,第三阶段则是智能化的工作流,更接近于AI原生工作流的使用模式。”

林顺同时也指出,AIGC带动游戏行业进入新阶段的同时,也会面临数据生产、训练成本高等挑战。游戏公司、AI公司和游戏引擎公司需要共同探索解决之道。

对于游戏产业而言,2023年是重回正增长轨道的一年,不仅是AIGC新技术井喷带动更多新机遇,更有政策方面的利好。

华安证券在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研报中指出,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年初,中国游戏版号进入短暂停发期,随着未成年人保规落地,行业进入政策重塑阶段。自2022年4月起,游戏版号逐步恢复常态化发放,未来年均国产版号有望达到1000款,月均80-90款。公开信息则显示,2019年-2021年,游戏版号下发数量分别为1545、1405、755,下降趋势严重。

多位游戏企业高管指出,过去的一年里,由于游戏版号发放减少,部分企业新游的上线年,随着版号开闸,游戏厂商也有了上线新游戏、抢占市场的机会。

“游戏版号开闸后,将有大量新作和精品游戏上线,竞争将更加激烈。游戏企业需要提高自身的产品质量和创新能力,打造具有差异化和特色的游戏作品,来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林顺如是认为。

哔哩哔哩游戏同样表示,游戏供应增多对B站而言无疑是利好消息,尤其可以放大二次元游戏在B站的势能,未来几个季度,B站将在国内发布8款新游戏。

但当机遇“敲门”的同时,游戏产业也可能面临更多挑战和风险。比如作为游戏重要增长点的出海业务。

林顺指出,一方面,游戏企业需要深入了解海外市场的用户需求和文化差异,进行本土化的运营和推广;另一方面,游戏企业也需要应对国际竞争对手的压力,以及海外市场的政策法规和汇率波动等不确定因素。

杨军则认为,在游戏品质、新技术应用等方面可能有更激烈的竞争。原因是用户选择什么样的产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游戏的内容、画面、剧情等游戏元素是否吸引人,是否有创新点。对于新技术的把握及应用,以及新技术在游戏中的呈现方式,可能会成为游戏公司争夺市场的新战场。

此外,中国游戏产业在国内面临着市场容量趋于饱和、人口红利消失、用户获取成本增长等挑战;在海外,中国游戏产业则面临法律政策、文化差异、同质化竞争、本地化运营等挑战。面对这些挑战,林顺认为,首先要加强自身的创新和技术研发能力,提高游戏品质和用户体验;其次是提升运营能力,了解用户的需求,因地制宜做产品,实现研发和发行“两条腿走路”。

关于游戏行业新阶段的到来,哔哩哔哩游戏的感知是,版号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多的原因是,移动用户的红利逐渐消退,玩家对于游戏品质的要求越来越成熟,直接影响之一就是游戏开发成本的提升,以及新游戏成功率的下降。

“在有用户红利的时候,只要游戏内容做好,就一定能挣钱;但当游戏行业变成一个存量市场时,能够挣钱的游戏就变得只剩两种。”哔哩哔哩游戏解释,一种是头部的超级游戏,另一种是在某一垂类中成为头部。只有在这两种情况下,游戏行业才能够实现持续利润。

6月6日凌晨,苹果带着万众瞩目的首款混合现实设备正式进入XR(扩展现实)行业。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将其形容为“一个性的新产品”、“能为我们解锁前所未见的体验”、“将改变我们沟通、协作、工作和娱乐的方式”。

根据官方介绍,这款产品名为Apple Vision Pro,能够将各种应用及其展开页面呈现在使用者周围的虚拟画布上。而在今年4月彭博的一篇报道显示,苹果为这款设备开发了涵盖游戏、健身、观看体育比赛等在内的软件和服务。

Apple Vision Pro售价3499美元,折合人民币2.4万元。这样的定价在MR头显行业里是一骑绝尘的存在。今年4月,Meta(原名Facebook)宣布对Quest 2的128GB版进行价格调整,从原来的399美元降至349美元,抢先苹果一步发布的Meta Quest 3售价499美元起;2022年9月,字节跳动旗下PICO公司发布的PICO 4,售价也仅为429欧元。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款产品带来了很多让人“眼前一亮”的技术革新,同时也让过去大半年里身陷销量泥潭的Meta和Pico有了新的指望,期待着苹果能拯救历史上潮起潮落多次的VR行业。

一些数码、测评博主证实,Apple Vision Pro的交互方式改变了人们对XR设备的原有设定,重新确立了用眼睛、双手和语音的自然交互方式,消除了纱窗效应,攻克眩晕等痛点。在一众从业者眼中,该产品有望成为行业标杆产品去叩响消费者端的大门,对游戏领域的需求和体验升级也是一大利好。

“Vision Pro不是一个更好的Meta Quest或Pico,而是XR领域的新物种,从目前公开的上手反馈来看,带来了用户体验质的飞跃。”林顺认为,这表明大型科技公司正逐渐认识到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在游戏和娱乐领域的潜力。

在林顺看看来,这类产品的实际需求将取决于多个因素,如市场接受度、硬件成本、软件生态等。XR的需求,与用户对深入沉浸、自然交互体验的追求是密切相关的,它能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真实融合,这正符合当前用户的需求转变。

“XR发展亦将与硬件和技术的发展相关,随着技术发展,制造成本下降,价格下降是大概率事件,需求也会随之释放。”林顺认为,对于AR/VR游戏行业来说,高质量的内容和应用仍是关键,当前硬件条件已基本具备,但内容和应用不足将限制需求的进一步提升。

“在技术和内容不断进步,硬件设备价格进一步下降的情况下,3-5年后,AR/VR 游戏有望成为主流游戏市场的一部分。”林顺认为,随着游戏技术的发展,VR、AR、AI等新技术在游戏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这些技术的使用将使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深度融合,催生出许多全新的游戏体验和类型,也将成为开发者之间的新竞争点。

杨军则认为,VR设备对游戏体验最大的变化是沉浸感的升级,整个游戏体验从2D向3D发展,带来了更丰富的交互方式和玩法体验。

“VR游戏领域目前在国内刚起步,与端游和手游比较而言尚未成熟,但海外市场较为活跃。”杨军认为,VR游戏的发展前景较为广阔,但将与硬件的出货量紧密相连。随着硬件出货量增加,VR内容也会逐步完善。(央广资本眼)

工具的诞生必然带来效率的革新,AIGC会颠覆现有生产模式,就像汽车替代马车一样,带来全新的分工分层,推动产业提升的同时,也产生全新的机会。与此同时,中国游戏产业在国内面临的市场容量趋于饱和、人口红利消失、用户获取成本增长等挑战,也更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