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YVR于WAIC 2023展示首款手势识别应用 VR虚拟现实技术将在汽车领域取得哪些成果

 

人群中一口棺材悬浮而过,停在了一个由蜡烛与鲜花装点的祭坛上。棺材随后立起,透明的盖子下露出了AltspaceVR 标志性的三角形Logo头像,用户们与这个平台的告别仪式开始了。

AltspaceVR是微软2017年收购的VR虚拟社交平台,用户可以在此社交、开会、打游戏、组建个性化社区。今年1月,微软缩减旗下的元宇宙业务, AtlspaceVR首当其冲成为微软“弃子”之一。

对于长期关注AltspaceVR的VR玩家而言,关停并不意外。运行10年,该平台早已暴露出业务局限和盈利能力不足的问题,而6年前收购了它的微软,在今年自身的降本压力下果断将之抛弃。

“山谷”里竖起“安息树”

 

“AltspaceVR于2023年3月10日关闭。”运行10年,AltspaceVR的官网最终只留下了这则“重要通知”。

AltspaceVR原名Qualia3D,致力于搭建一个跨平台的3D在线社交空间。2017年,AltspaceVR被微软收购,但6年后一开年,也就是今年1月,当微软决定裁撤旗下的元宇宙业务时,AltspaceVR成为被关停的应用之一。

AltspaceVR在告别信中写道,“在未来几周内,我们鼓励创作者和开发者举办最后的告别活动,并下载自己在AltspaceVR上的内容。”死忠粉闻讯赶来,这个流量不高的VR虚拟社交平台迎来了它最后一波热度,用户们以虚拟化身聚集在这里的不同场景中,用各自的方式与这个平台告别。

AltspaceVR里的一片“山谷”中,有人为它设置了一块悬浮大屏,屏幕上显示着平台关停的倒计时,旁边的树上出现了两行字“R.I.P Altspace ,2023年3月10日”;一名女性用户以虚拟化身重回她的“沙滩豪宅”,她走过每一间房子为大家介绍豪宅的细节,这幢她亲自设计、装修的作品即将消失……

很多人将告别场面录屏放上了视频网站,纪念它即将到来的关停;用户们彼此交换着联系方式,在社交网络上回忆着过往时光。

有玩家为它AltspaceVR举办了一场“葬礼”

  对用户而言,AltspaceVR的突然关闭令人沮丧,因为他们独特的虚拟化身、熟悉的好友圈、线上社交场所都将一并消失。

这些具象的内容曾以社区活动的方式存在于这个平台上,比如,这里曾举办过电影首映式、VR时装秀、音乐会、脱口秀甚至总统辩论等等;喜剧演员雷吉·瓦茨 (Reggie Watts)的化身经常来AltspaceVR表演;这里甚至有虚拟教堂供用户举行宗教活动。

牧师杰里米·尼克(Jeremy Nickel)是这个平台的忠实用户,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从2016年开始,他就在这个VR平台上推广冥想和正念疗法,用户反响热烈,2017年,他成立了VR冥想社区 EvolVR,在AltspaceVR举行了约4000场活动,共有数万人参加,“Altspace的社区有着很独特的氛围,这是其他平台无法比拟的……我爱Altspace。”

里米·尼克使用AltspaceVR时,这家平台刚刚经历完VR的第一波热潮。

“首次推出时,我们的愿景就是创建一个让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实时联系和社交的地方。我们相信,VR社交的力量可以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建立联系,并分享经验。”AltspaceVR曾在告别信中如此描述它的初心。

这个愿景在2013年开始的那股VR硬件推出热潮中得以实现,此后的3年里,AltspaceVR成为Oculus Rift、Gear VR、Google Cardboard等VR硬件玩家们最爱登陆的虚拟现实社交平台,因为比起突然涌现的VR硬件,能使用这些硬件的社交平台很少。

AltspaceVR迎头赶上了第一波VR热,用户在那搭建风格化的私人空间,交友、恋爱甚至有人网恋奔现走入婚姻。流量的簇拥快速让AltspaceVR获得资本关注。2014年到2015年间,该平台获得腾讯、Comcast Ventures等公司总计1570万美元的注资。

但它的命运转折也即将到来。

它为何成了微软“弃子”?

 

第一波VR热在2017年降温,AltspaceVR很快感受到寒意。当年8月,该平台突然宣布关闭,当时的解释是“公司遇上了不可预见的财务困难,无法继续提供服务……”

AltspaceVR坦言,他们是创业资本支持的企业,最近一次获得投资是2015年,“此后一系列的融资计划相继破产,融资计划失败,加上VR市场发展缓慢,投资人纷纷拒绝继续投资。虽然我们进行过众筹,但是如今资金已消耗殆尽。”

可见,AltspaceVR在当时并没有从VR社交服务中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需要依靠融资活着。没法“造血”是AltspaceVR的致命问题。

一个转折是,在AltspaceVR宣布“没钱了要关了”时,微软成了它的“救世主”,收购了这家公司。其可圈可点的数据表现可能是微软伸出援手的原因,该团队在宣布关闭的的公开信中曾表示,AltspaceVR月活用户为3.5万人,平均每个人会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停留35分钟。

2017年,很多人将这次收购视为“天作之合”,认为微软的资金、技术以及流量支持可以让AltspaceVR持续进步。

据报道,微软当时的高管亚历克斯·基普曼(Alex Kipman)参与了这场收购谈判,他是微软MR混合现实头显HoloLens项目和Xbox Kinect运动项目的负责人,这位微软高级技术研究员成员参与了当时的谈判,足见微软对AltspaceVR的重视。

收购案后,两家公司也宣称要打造“世界上最好的混合现实社区”。可惜,在之后的五年半里,AltspaceVR的致命问题似乎没有得到解决,流量持续下滑,被VR服务“三巨头”中的RecRoom和VRChat弯道超车。

据预估,AltspaceVR的用户总数为17.64万

  根据MMO STATS数据,AltspaceVR的用户总数为17.64万,日活平均数为840。按此估算,月活在2.6万人左右,远不如上一次遇到财务困难前的数据。再看VRChat数据,总用户数为760万,日活数为6.93万人;而VR社区RecRoom的总用户数为230万,日活平均数为1.64万人。

尽管AltspaceVR在2016年上线了PC游戏平台Steam,但流量似乎并无起色,831个评价数中,好评率为68.44%。在VR使用场景尚少的时代中,这个数据或许还行。但在2021年底元宇宙引发的第二波VR热中,AltspaceVR的数据明显没有跟上时代。

更早前的2019年,该平台成为VR一体机Oculus Quest(Meta Quest的前身)支持的社交应用,截至目前,在Quest上为 AltspaceVR评论的人数只有1106。而RecRoom在Quest的评论数为8041,五星好评率为78%。

与VRChat和RecRoom相比,AltspaceVR最大的不同是对游戏的投入不够,进而失去了青少年这一VR主力群体。反观RecRoom ,为用户提供制作游戏的工具,让他们创造专属游戏。游戏不够精美,但大量的新内容引发了青少年的创作与访问热情。

AltspaceVR失掉流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用户体验不佳。VR爱好者Lucas Bazemore在对该平台的评论文章中指出,在视觉效果、声音等方面,AltspaceVR得到的评级是B,而但在另一些更重要的方面,“比如用户之间互动性”,它的表现是“不及格”,“AltspaceVR里没有自然发生的玩家和玩家的交互,而RecRoom通过对交互的视觉和触觉反馈完美做到了这一点……”

Bazemore举了一个例子,RecRoom可以显示其他玩家经常玩的游戏,而在AltspaceVR里,你没法看到其他人对什么感兴趣,大多数互动是被动的,“当用户之间没有交互时,一个社交应用就会失败。”

低迷的运营结果直接反馈在公司收入上。数据网站Growjo估算,AltspaceVR的年收入仅为350万美元,低于市场上的其他VR应用平台。VRChat的年收入为1340万美元,VR社区Rec Room的年收入为1440万美元;除此之外,微软旗下的元宇宙办公平台Mesh的收入也达到了1120万美元。

如此现状下,当微软裁撤元宇宙业务线,AltspaceVR自然成了被放弃的那一个。尽管这家科技巨头并没有说明关停AltspaceVR的原因——只声称他们之后将把精力放在另一个元宇宙办公平台Microsoft Mesh上,但外界普遍认为这与微软公司削减成本有关。

今年1月,微软已经裁员5%,受影响的员工约1万人。在本轮裁员中,微软的多条元宇宙业务线被砍。除了AltspaceVR,微软旗下全息图像捕捉工作室Mixed Reality Capture Studio也遭遇裁员,用于 VR 和 AR 开源接口的混合现实工具包(MRTK)背后的团队被裁撤。除此之外,MR混合现实头显HoloLens的团队也受到了裁员影响。

今年1月,微软2023财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公司在该财季净利润同比下降12%,营业收入同比仅增长2%,低于市场预期。

“金主”增长乏力,AltspaceVR本身的数据表现又无法为母公司创造价值,“慢性死亡”成了它不可避免的终局。